偏门网讲述大耳窿与赌徒的故事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捞偏门故事

但凡赌博,无论大小,一定会有债务产生,打个小麻将五块十块的有,那些动辄几万几十万,甚至成百上千万的豪赌更是如此。赌徒在输红眼以后,多少钱都敢借,根本不考虑后果,至于什么偿还能力,老婆孩子,身家性命这些都不会考虑,在他的头脑一热中,只想着翻本,熟不知,在那种情况下,翻本的几率等同于零,只能是越陷越深。

在我的赌博生涯中,见了太多头脑发热,欠下巨债的赌徒,有的时候看着他们身无分文,巨债缠身,实在可怜,可是有谁能想到他们的曾经是多么的风光呢?那种在赌场一掷千金的豪爽,身家败裂后的惨状,人性荡然无存。我深有感触,看到他们,我感同身受。

偏门网讲述大耳窿与赌徒的故事

那时候我刚刚开始玩轮盘,瘾头很大,每天都去玩,赌徒在赌场里面很容易就交流起来,谁赢了,谁输了,这些话题能够让两个陌生人非常简单地建立起联系。

这位老哥在我没在这家赌场玩的时候,他就是这里的常客,下注很大,赌博经验丰富,看面相根本不像一个赌徒,戴着一副很严肃的眼镜,偏分头,白白净净的,如果不是在赌场看到他,很可能认为他是一位老师。他是一个买卖人,做的化工生意,原来是我们单位石化总厂的工人,在他们厂里销售科有熟人,后来下海开始自己倒腾丙烯料,在二千年左右的时候丙烯料很紧俏,山东河南一代的很多厂子大量需求,他当时有几家固定的客户跟他签的合同,负责常年供应丙烯粒料。

这生意很好做,销售科开票,提货,找车拉走,车回来的时候带钱回来,一车一结账,就这种倒手生意,他一个星期能挣两万块钱。钱来的容易,闲暇时间很多,这老哥有一个小情人,小他二十多岁,原来是饭店服务员,他经常去吃饭,熟悉了以后,金钱攻势拿下,他玩的时候,小情人也老去观战,我也经常能碰到。当时对于他的收入来说,养个小情人根本不算事,一个星期两万的纯收入,一个月八万块钱,一年将近一百万,拿个十万八万的养情人根本不吃力,赌博才是吸金的怪兽。

赌场里面一般都有放贷的,对于那些下注大,多少知道点底细的人,大耳窿们根本不怕他们不还钱,所以只要开口就给你拿钱,有的时候连欠条都不用你打,你张嘴,他们就把钱给你,别的东西第二天再补上,省得耽误你赌博。

老哥这种人就是大耳窿梦寐以求的客人,收入高且稳定,能有这么一个顾客大耳窿烧高香都难求。有好几次大耳窿小弟看到老哥台面上没有钱了,都主动给老哥拿钱,不要利息,第二天给本金就行,就那样上赶着的买卖,老哥都拒绝了,他年龄大,心里应该懂得这些高利贷的后果。

不过对于大耳窿来说,像老哥这种高质量的客人,随时都需要特别关注,所以在赌场看场的小弟也会关注老哥的动向,一旦有需求,就会立刻响应。有一段时间老哥应该是生意出了点问题,钱不是很凑手,那段时间老哥玩的很谨慎,有的时候玩一会输没钱了就不得不收手了,这对于一个赌徒来说,是很尴尬的。这种情形在那些专业的大耳窿来说是很好解释的。

有一天老哥来到赌场,拿了五千块钱开了一个机台,那天恰好我也在,我那会玩的不大,千把块钱能玩一上午。老哥以前都是万八千的身份,现在到了五千这个级别,平时的押注习惯一时半会还改不过来,很快五千块钱就没有了,老哥叹了一口气,把台面剩的积分押完以后,拿起手边的包,就准备走了,这时候赌场的小弟拿了一万块钱递给了服务员,服务员立马把这一万块钱的积分输入给了老哥的机台。小弟跟老哥说,送的,也经常来,赢了拿走,输了不用还。

老哥的赌瘾还在膨胀中,人这个时候意志力相当薄弱,老哥一想,自己一个星期两万的收入,一个月八万的收入,他什么高利贷能难得住自己。于是就欣然接受了这一万的馈赠,人点背了,喝口凉水都塞牙,一万分也是分分钟的事,这个时候小弟又安排服务员给上了一万分在机台上,这次老哥没用小弟说,小弟也没说什么,很快这一万分也泥牛入海了。那次我眼看着老哥一次又一次的上分,好像不花钱一样。老哥那天跟平时判若两人,认了死理了。

那天我赢了钱,而且是我玩轮盘历史上最多的一次,我拿了不到两千块钱的本钱,赢了六万块钱。而那边,面红耳赤的老哥在一次一次的上分后,终于理智了过来,可是在服务员哪里已经有十八万的分被他输掉了,十八万分就是十八万人民币,老哥停了下来。他抓起手边的包,用胳膊夹住。跟那个小弟说,明天过来送钱,然后头也不回的就走了。而我,则带着六万块钱推了了门去银行存钱。

第二天老哥人来了,但是没有带钱来,他找了那个小弟,跟他说,过几天还钱,这几天有点紧。大耳窿小弟爽快地答应了。隔了几天老哥把钱还了十万,还剩八万,小弟掏出了账本,告诉老哥,剩下的不是八万,是十二万。我还记得那个小弟相当会说话,跟老哥说,你要是第二天就把钱还了,我一分钱利息都不要你的,你这耽误的时间有点太长了,大哥很生气,我都挨骂了。老哥明知道他在忽悠,可是也没说什么。再隔了几天老哥把十二万连本带息都给了小弟,小告诉他还有四万利息,尽快还上,要不还得涨,老哥当场掏出电话来,找了个朋友立刻借钱,把四万块钱给了。最终那次冲动的结果是,十八万的欠账还了二十六万,半个月的时间。

那次以后,老哥彻底理智了,他还来玩,但是不管小弟怎么勾引也不搭理他,那小弟也明白为什么,后来就不在老哥身上下功夫了,转而去盯着别人去了。

这老哥现在已经快到六十了,我俩关系还不错,偶尔还会有联系,人很好,现在也不赌了,他几年前得了一次脑血栓,一下子把人生看开了,烟戒了,酒不喝了,得病恢复的还不错。我俩有时候在一起回忆那些事,总是有很多感慨。

偏门哥声明:本站仅为揭秘请勿操作,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,请网友谨慎参考!


  • 偏门哥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