偏门故事:平凡的社会特殊的人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捞偏门故事
广告提醒 声明

前言

有人说偏门哥的经历多,写了这么多普通人没经历过的人和事,还有人质疑我是不是在吹牛,道听途说。我一般不做回应,有些事情仁者见仁智者见智,我写的文章你如果能从中看到东西出来,那是我的目的,如果只是品评文章作者的为人,那就失去了我写文章的初衷。我之所以写这些东西,一个是回忆,一个是总结,但是最主要的还是能够让大家通过读我的文章,发散你的思维,增涨点社会经验,少走些弯路。我的人生,基本都在走弯路,这么多年,我安静下来以后,回过头来看自己走的路,几乎没有笔直的,所以有的时候,我非常羡慕那些,上学,毕业,工作,娶妻生子,家庭幸福的人,我身边不乏这样的人,虽然普通,但是却安逸,没有大起大落,激动人心,但平平淡淡,无欲无求的生活富足。人的路,都是自己走的出来,我父亲常说一句话,脚上泡,都是自己走道磨出来的,赖不着别人。以前我不懂,现在我懂了。所以,我奉劝朋友们,不用羡慕别人,你就是别人眼里羡慕的对象。

这些年,我见过很多从事特殊职业的人,他们为了钱,走上一条不寻常的道路,出卖自己的本心,兜售自己的良心,虽然有些人靠运气获得了别人羡慕的成绩,但是过程异常辛苦,平常人根本无法做到。今天我跟大家谈谈这些特殊的人在社会是怎么混的。

场子的大圈

大圈是我给起的外号,这家伙脖子底下一道横肉,横粗竖壮,那大体格子,站你面前,你看了就害怕,就打怵,秃头,胳膊上纹了个缠臂龙,典型的东北黑社会形象,我经常说他,长得就犯法,我要是警察,看到他就先抓起来再说,肯定有事。那会香港的电影管大陆去的犯罪分子叫大圈仔,我给他起了这个外号大圈,他挺爱听,叫起来挺顺溜的,所以慢慢的叫开了。他上初中的时候就跟别人学武术,中学毕业了去学拳击,我上班的时候他开了家武馆,教别人拳击。90年代末期的时候,迪厅,歌厅,赌场多的时候,有人找他帮忙看场子,这家伙看出门道来了,这么多的娱乐场所,都需要安保,恰好他拳馆的徒子徒孙挺多的,一般学这个的小孩年轻,好勇斗狠的挺多的,正好干这个。他承包了不少场子的安保。

在我的小说县令里面,我描述过他们的组织,他们就是看场子,别的不管,有事了就上,没事就闲着。跟老板关系不大,单纯挣钱的。大圈这个人说话横,人横,不光是场子老板愿意找他,别的老板也找他,有些倒油的老板,正常油价之内的货款支票交易,还有些上不了台面的现金交易,携带大量现金交易需要有人看管,也找他,所以那时候他生意很不错。这活一般人你干不来,挣钱是挣钱,一趟活下来万八千的,还有的时候几万块钱的收入,普通人没人找你,让你干你也不敢接。去接走私车,他亲自带队,带上一群小孩,当天去,连夜就往回赶,一台车一万,一晚上能接回来十几台车,就是十几万到手。路线安排,沿途打点全部是自己的,出事了得包赔,这事没人能干得起。

挣了几年快钱以后有了点资本了,开典当行,消停了不少,这些年也老实了,娶了媳妇,有了孩子,这家伙一身病,糖尿病,高血压,痛风,原来的秃头是不想留头发,这几年头发掉光了,想不秃也不行了。头些年一顿能喝一斤白酒,现在大茶缸子里面全是枸杞,喝得滋溜滋溜的。他的人生经历,普通人来不了,你学都学不会,你就没长人家那形象。

小姐到妈咪

我一直觉得,香港没给大陆带来什么好的影响,就这些小姐,妈咪的称呼,基本都是香港来的,以前就叫老鸨子,多好听,辨识度多高啊,妈咪,不知道的还以为母女齐上阵呢!有好长时间,我一听到这个称呼就恶心。还有建筑面积这些都是香港送给大陆的礼物,坑哭了大陆的百姓。这是题外话,咱就说妈咪跟小姐。

偏门故事:平凡的社会特殊的人

就这样的人我认识好几个,处的关系比较好的也有两三个,他们也是人,也有正常的社会交往,这行业在你看来有点暧昧,有点色情,还有点神秘,但是在他们眼里,这就是个工作,挣钱的工作而已,一般人肯定很羡慕他们,要不就是羡慕挣钱多,要不就羡慕美女环绕,但是这行业没脑子的人还真干不了。

第一竞争相当激烈,好看的小姐是摇钱树,谁逮到了谁挣钱,有的妈咪带着一群歪瓜裂枣,生意那叫一个惨淡,一点台,一群上去,一群下来,一个没留,别人的小妹上去了,全留下了,五个客人留十个妹子,你气不气。所以为了能够争夺好看的妹子,那没点真功夫,还真不行,第二有了好看的妹妹,还得能留得住,恩威并用,后台得硬,出事了能捞,让小妹死心塌地得跟着你混,这是功夫。没那么容易的。这年头,像旧社会棍棒伺候,那你是活腻味了,不但赚不到钱,命都能混丢了。

当小姐的也不是电影里面演的命运悲惨,生活困难被逼无奈下海的。就我目前了解的,都是自愿下海的,没有几个是被逼无奈的,有点困难也都是可以克服的,但是她们义无反顾的就下海了,好像自己给自己找个理由一样。为什么会这样?钱是最大也是唯一的原因。挣钱快,这个诱惑你谁能抗拒得了,一个月几万甚至十几万的收入,真的是没办法抵抗的诱惑,你干什么能来钱这么快?没有。这行当,几千年来就这样,看重的就是人的刚性需求,无论怎么打,怎么集中治理,照样还是能够活下去,文革被消灭的差不多了吧,改革开放就活过来,如同野草,春风吹又生。

捞人的掮客

掮客这是个古老的行业,某种程度上媒人也属于这个行业。而我说的掮客是那种专门捞人的掮客。他们熟悉司法链条上的每一个环节,在某一个关键环节上有自己熟悉的人,然后结成利益同盟,为那些有困难的人帮忙。这是真正的掮客,就是靠这个混饭吃的人。

这几天昆明的那个案子弄得沸沸扬扬,几乎就要盖过了贸易战的节奏。这个案子咱先不论家庭身世之类的问题,这不是我关心的,当今社会,任何事都要报以平常心,你得觉得不稀奇才行,有的时候人别较真,尤其是老百姓,较真真没好果子吃。我不较真,我就考虑我的家人,我家人幸福,没病没灾就好,别的你也别跟我说,我也不关心。如果你非得跟我上纲上线的,我转头就走了,吃亏我都认。

嘞嘞两句题外话,再说掮客。这个哥们的父亲在没退休以前是检察院批捕科科长,小小科级干部,却是大大的有权。那些小偷小摸,打架斗殴,抢劫盗窃,作奸犯科的不管你是谁,都得过他这一关,权利很大,认识的人很多,找他的人也很多。这哥们靠山吃山,就吃了这碗饭了。为此还考了律师证,人家是有公职的人,在司法下面某个单位挂职呢。

这哥们就靠这个,你谁有事了,老张家小子喝多把歌厅砸了,老李家小子把谁打成了轻伤,处在可判可不判的边缘的,那你就找他,上下一活动,就能让你满意。衣服总是干净立正,夹着一个公文包,里面不管什么时候掏出来都是一摞子一摞子的案卷,真的相当专业,你不服都不行。讲起来头头是道,社会上的,体制内的,没他不知道的,不但知道,而且深入了解,这一点不服不行。去年我们单位一个处长因为贪腐自杀了,下午两点自杀,三点消息已经到了他那里。那个处长跟我私交关系不错,这小子第一时间通知我,那份得意,让我感激涕零。

结束

还有不少特殊的行业,比如要账的,我说的不是那些上门刷漆,堵门口的要账的,我说的那是正经要账的,不打架,不冒烟的,凭本事,凭关系要账的,人家有关系,可以直接从财政带帽给你要账,比如你单位给市政分包干活,你上面还有甲方单位,钱要不回来了,直接找市政你找不上,这个时候就用的上他了,他能够绕过甲方单位,直接把钱进到你的账户里,这一系列的运作,人家都给你搞定,不用你操心,你就负责准备材料就完了。搞定以后按照事先讲好的拿提成。我认识的这个人,开着正正经经的财务公司,一年帮别人要几个亿的工程款出来,不跟别人打架,红脸的事人家都不干,那是社会小混混,最低级的要账方式,脏钱,你白给人家人都不要。

还有些做局的,不管啥局都能做,你要啥场面只管吩咐,包你满意,就跟甲方乙方差不多,你想干啥都行。今天抛砖引玉就说这么多,还有很多很隐晦,很黑的行业,说出来了好像天方夜谭一样,这些是我亲身经历的,那些是我听说的,我先不讲了,改天我调查一下弄明白了再跟你们说。

社会不养闲人,这话你们听说过么?这是我老板跟我说的,意思就是你整天悠鸡巴逛懒子的,无所事事,看别人发财指指点点,看自己一身正气凛然,你到多大都是个没用的废物,好歹自己得能养活自己,别啃老,别坐吃山空,人你不一定非得给社会做啥贡献才行,你不给社会添麻烦也是大功一件。

偏门哥声明:本站仅为揭秘请勿操作,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,请网友谨慎参考!


  • 偏门哥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

目前评论:1   其中:访客  1   博主  0

    • avatar 4564 0

      偏门哥,读了你的很多贴文,很是佩服! 你懂的可真多,让我看到了自己的渺小! 感谢